青年演员秦立鹏:月入四万又怎样 还是买不到舞台上的我自己

2015-12-22 11:39     来源:未知      责任编辑;黄晓晓

  很多85后,好像都经历过这么一个阶段:不知道前面是什么,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;未来好像既漫长,又短得不能再等,自己好像既年轻,又即将不再年轻;梦想还攥在手里,可现实却已近在眼前……于是,有人臣服于现实,日日周旋在无聊但不伤身的琐事之中;有人拘泥于梦想,空有一腔热血却郁郁于现实的困局。

  秦立鹏,今年腾讯Next Idea青年戏剧大赏“最佳演员奖”的获得者,他和这个时代的很多年轻人一样有过这样迷茫的阶段,刚毕业时一天24个小时可以有19个小时游走在各种排练、晚会、片场之间,挣着一个月4万块的票子,对未来却十分迷茫;现在的他,找回初心,回归校园,做个磨砺自己的戏剧人,内心无比平静。

  然而,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有秦立鹏这种激流勇退、舍弃繁华,追逐梦想的勇气。如何跳脱出现实和世俗的约束去追随内心的声音、去突破创新,对85后一代而言,是个时代的命题。

  生存以上:一天工作19个小时的“赚钱机器”

青年演员秦立鹏:月入四万又怎样,还是买不到舞台上的我自己

  一方舞台,一个木墩子搭成的“跳舞机”,一束闪烁的冷光,一个忘情舞蹈的年轻演员……这是我对秦立鹏的最初印象。其实,直到腾讯Next Idea青年戏剧大赏颁发“最佳演员奖”的时候,很多人才记住了这个名字。而在剧里,他所演绎的送水工,在遭遇爱情的打击后郁郁寡欢,在跳舞机上被音乐点燃激情起舞,从失落到兴奋,举手投足间都是戏。

  《忘忧跳舞机》这出戏剧源于秦立鹏和他的师弟师妹们在生活中的观察,在老师的指导下,他们联手创作了这部讲述失业白领、自恋厨子、失恋送水工、失意老头、学业压力大的学生妹等遇到人生困顿的小人物,将跳舞机作为发泄情绪工具而展开故事的默剧。

  而现实中的秦立鹏,也曾经被这种困顿包围。

  从南京艺术学院戏剧系毕业后,他内心那团想要经济独立的小火苗无比旺盛,于是,他选择了最立竿见影的活:晚会表演、主持人、歌手……每天来回于各种场子,活脱一个拼命三郎。最忙碌的时候,他手上接了5个晚会,27个节目。

  在那段时间里,秦立鹏就像一台上了发条的“赚钱机器”,一直没有停止过运转。他的一天从早晨6点开始,先是给公园里的老太太们拍情景剧、做排练,再为另一名雇主排演小品、录制节目,晚间再进行视频剪辑和配乐,一直持续到午夜。在不足5小时的睡眠后,又开始如此循环往复的生活。

  生活以下:迷雾中寻回戏剧初心

青年演员秦立鹏:月入四万又怎样,还是买不到舞台上的我自己

  每天不停地奔波,虽然荷包鼓了,但秦立鹏逐渐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慌。一旦忙碌中稍微有点闲暇时间时,他反而会产生莫名的恐惧感。这样的日子久了,他便不断反问自己:究竟想要什么?究竟为了什么?难道只是为了多挣钱?

  当某一天拍完戏累极了倒在马路边上睡着,然后被冻得鼻涕直流之后,他也开始担心自己这样极度不规律的饮食和作息,会不会让自己突然就“歇菜”了。

  更让他感到不安的是,自己引以为傲的对戏剧的感觉好像一天天被“消耗”掉了。采访中,秦立鹏讲到这样一段经历:有一次看完话剧,朋友问他话剧怎么样,他竟然觉得答不上来。作为一个科班出生的演员,他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和迷惘,“做主持、做晚会,虽然也是戏剧的边缘行业,但是当你长时间游走的边缘,你会发现自己丧失掉了触感”。

  “触感”的丧失,让秦立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没有了“触感”,自己做主持,做晚会究竟是不是长久之计?在很长一段时间,秦立鹏一直在这种困顿中纠结,这种人生的困顿是金钱无法解决的问题。在和老师的一番促膝长谈之后,他顿悟到,原来为了生计而奔波并不是他想要的,原来那颗向往戏剧的心还在跳动,于是,他放弃了这种月入4万却迷失了自我的生活,作出了一个旁人无法理解的决定:减少演出、主持,回归戏剧,继续回学校深造。

  理想之中:回炉再造的追梦者

青年演员秦立鹏:月入四万又怎样,还是买不到舞台上的我自己

  回归校园,对秦立鹏而言,是心态、个人知识的“回炉再造”。现在,秦立鹏时常和学弟学妹们一起排戏。这次在腾讯Next Idea青年戏剧大赏总决赛上获得冠军的剧目《忘忧跳舞机》,便是他和南京艺术学院的学弟学妹们在“呼吸戏剧社”排练许久的一个剧目。

  在“呼吸戏剧社”里,一群戏剧爱好者呆在一起,一起为剧社筹集经费发愁、一起排练、一起研究创新,虽然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工作和学业,但聚在一起的时候,都能潜心于彼此的艺术碰撞中。学校和戏剧社的生活,让他找到了内心久违的宁静,走出迷雾,未来也渐渐清晰了。现在的秦立鹏,已经是南京大学的戏剧研究生,在广阔的领域继续汲取养分,提升自己。

  “戏剧来源于生活,却高于生活”,谈到自己的专业,他总是显露出极大的热情。“戏剧不仅仅是老一辈的艺术家们遗留下来的那些文艺瑰宝,它包罗万象,更需要所有演员用一生去研究,去创造,去丰富”,这种回归后对专业提升的渴望,对于曾经迷失过的秦立鹏而言更加迫切并且珍贵。

  相对于之前赚钱机器般的生活,秦立鹏现在找到了自己的方向。“我最大的梦想是做一个有导演思维的演员,我想成为周星驰、姜文那样的演员。”秦立鹏说,表演将会是他未来人生最大的追求,所有能提高自己表演造诣的方式都会去尝试。

  跳舞机虽能“忘忧”,但音乐终有停止的时候,人们还要回到现实。就像剧中的演员也要走下舞台,去接受生活的磨砺与挑战。但幸好,像秦立鹏一样的年轻人,懂得为生活打拼,更懂得守住生活之上的理想。“我觉得我们这一代,85后,虽然有很好的条件,但也伴随着巨大的压力”,秦立鹏说道,“但我们也很有韧劲,不会轻易妥协,也不会被轻易打倒。”

友情链接: 22sdd.space    sikuav.encem1.com